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十章 香月楼

作品:武府乾坤|作者:霜知颖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8-01 21:55:26|下载:武府乾坤TXT下载
  “今日正午开始,县城锦衣卫全员出动,正在追捕摩罗教的妖人”,文丰气喘吁吁的道。

  “哦”,余晖心中一动,脸上却不露声色,道:“这可是一件大事,但对我们而言也称不上是大事不妙吧”

  “诶!是我家二公子为了针对帮主,派人去向锦衣卫通报,说帮主与摩罗教妖人有关”,文丰略带愧色,道:“如今锦衣卫已经上门,要带帮主进诏狱走一趟”

  余晖一凛,心中略有些慌乱,如今的他也不是江湖小白了,这锦衣卫诏狱臭名昭著,进去之后无论有罪无罪,直接不分青红皂白拷掠刑讯,轻则上夹棍、断脊、堕指,重则剥皮、割舌、刺心,手段之残忍世所罕见,更重要的是他如今正是摩罗教分舵的执事,进了诏狱岂不是自寻死路。

 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心中对这文府的二公子已是起了强烈的杀机。

  “文兄,这可如何是好,那诏狱进的出不得,老兄可要为老弟想想主意啊”,余晖握住文丰的双手,一脸焦急的道。

  他面色虽然焦急,但他的内心已是冰冷一片,真气已经准备随时调动起来,先制住文丰,然后提刀杀出去,只要出了这云海县城,就犹如鱼入大海,凭他如今的修为闯荡江湖,也不是任人拿捏的。

  “帮主莫慌,我家小姐已经出面澄清了,锦衣卫没有证据也不敢在我文府抓人,帮主只需回答一下锦衣卫的询问即可”,文丰略带笑容,安抚道。

  余晖缓缓的松开了手,内心不禁有些操蛋,这文丰一句话不说完,害得他都打算亡命天涯了,若是再晚说得半句,余晖双手真气一吐,这“文兄”非得死在他的手上。

  文丰却不知自己已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还在安抚余晖,道:“余兄不必担忧,我文府乃是响当当的世家,就是郡城的锦衣卫也是要给一点面子的,来,我先带帮主去大堂吧,这帮锦衣卫的鹰犬鼻孔朝天,真是让人生厌”

  余晖一边跟着文丰走,一边想着自身有什么漏洞,待会该怎么圆过去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文家会客大堂。

  “余帮主,好久不见,没想到如今已在文府高就,真是令人艳羡啊”,原白马堂堂主钟离身着黑色飞鱼服,腰挎绣春刀,颇有些意气风发之感。

  这钟离跟着赵大龙,一起加入了锦衣卫,混了个差事,他今日前来,就是奉赵大龙的命令,对余晖进行例行询问。

  “原来是钟大人”,见到这锦衣卫来人是钟离,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如果锦衣卫对他有重大怀疑,不可能指派这么个刚加入锦衣卫没多久的淬体境武者前来。

  果然,钟离问了一些话,全部被他打发了过去,余晖还反问道:“我与堂主也算不打不相识了,堂主难道准备公报私仇么?”

  “哪里哪里”,钟离心里也不相信余晖是摩罗教的人,只因为他初见余晖时,余晖连像样的武技都没有,还眼馋他的功法,怎么都不像是有根底的人,倒像是不知从哪捡到一本破秘籍修炼的野路子出身。

  “其实今日前来,一方面是例行公事,另一方面,赵帮主,哦不赵大人想邀请余帮主明日正午一会,地点就定在县城的香月楼里,还望帮主赏脸”,钟离乐呵呵的道,如今他们二人换了地方,没了利益的纠葛,看到余晖这么年轻的内息镜武者,他也有一丝想要交好的意思在里面。

  “难得赵大人还记得晚辈,明日我必定准时赴会”,余晖拱了拱手。

  “哈哈,赵大人可是时常念叨帮主,到时候咱们青阳镇的人好好喝一个,在下还有些公务,就不在此多叨扰了”

  “钟大人慢走”

  钟离走后,余晖一脸阴沉的回到了房中,今天算是有惊无险,但也侧面说明了如今他的处境尴尬之处。

  另外,他卖身风云山庄的那段经历,若是有心人调查,恐怕也难以隐瞒,如若东窗事发,今日前来的说不定就是那周千户了,根据这人在刘府一战的表现,余晖自忖敌不过其一招一式。

  想到这,他就沉下心来,继续修炼武学,毕竟这个世界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,他若是有陈舵主的实力,也不必去担心什么周千户了。

  第二天正午,余晖也没忘赵大龙的邀请,来到了香月楼前。

  这座酒楼位于云海县城的中心地带,是县里最高档的酒楼,平日里达官显贵,富商云集,甚至不少外地人慕名前来游玩。

  余晖今日身着一袭黑衣,腰间不忘挎了一柄宝刀,毕竟赵大龙与他也没有多少交情,更何况对方乃是锦衣卫之人,总之小心无大错。

  “客官,咱们酒楼是不准带兵器进去的哦”,正当余晖准备提步进入酒楼之时,门口一位锦衣小厮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“哦,不让带兵器?为什么前面那几位可以带”,说着余晖指向走在他前面的几位锦衣少年。

  但是,这一指不要紧,那几名锦衣少年闻言立马回过头来,其中一人一把推开小厮,拿手指着余晖的额头道:“臭乡巴佬,李公子也是你能用手指的”,说完,大手一挥朝着余晖的脸上作势就要打一个耳光。

  余晖岂会让他如愿,这几人如此野蛮,他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见状身形一动,抓住这人的手,微微一发力,只听“啊”的一声犹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。

  其他同行的少年更是怒不可遏,直接拔剑而起,朝着余晖的手臂劈来。

  余晖正好放手一推,将此人推了个倒栽葱,顺势躲过了这几剑。

  “几位客官息怒,息怒,香月楼内切忌动手哇”,那锦衣小厮见状连忙赶来赔笑脸,来这酒楼消费的人大都豪爽,他只不过准备找余晖要些“行李寄存费”,怎会想到能把事情闹大。

  “客官,这几人是郡城的几个衙内,你要是不想吃亏,还是多忍让些吧”,这小厮把余晖拉到一边,小声嘀咕道。

  “吃不吃亏是本公子自己的事情,你休要多言”,他懒得和这个势力小厮多废话,一把推开他,直接进入了酒楼。那几位锦衣公子也是见过世面的,看的出他修为较高,因此没有直接阻拦,而是偷偷的溜出去喊救兵。